摘要:猛然发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越来越懒,对上级安排的任务越来越多地强调客观理由而尽可能地推诿不受了。成了单位人口中的“老油条”,那种自己原本内心极度厌恶的人。

上次,领导让我参加省局的微党课比赛,我以自己背不下那么多内容的理由婉拒了。上周,领导让我牵头组织纪检督导,我以自己是基层大队的不适宜指挥其他同事为由推脱了。昨天,领导让我从支部书记的层面在学习交流会上作个发言,我以自己没准备为借口硬生生赖掉了。

晚上躺在床上,细细回想这些。猛然发现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越来越懒,对上级安排的任务越来越多地强调客观理由而尽可能地推诿不受了。成了单位人口中的“老油条”,那种自己原本内心极度厌恶的人。

这是怎么了?

细究原因,觉得主要有这么几个方面:

一是对上级的敬畏之心淡化。随着年纪的增长,自己成了名副其实的“老同志”,身边多是小自己近20年的小年轻。在中层领导岗位久了,也有了一定的资历,领导对自己讲话也客气了,不好意思硬性指派任务,我不接受时也就转而安排其他的年轻同志来完成。有了第一次的拒绝成功,后面就更加的讨价还价了,觉得只要自己再坚持一下,领导就不会为难自己了。如此往复,对领导权威的敬畏之心也就逐渐淡化了。

二是积极主动的进取心散失。职业生涯到了中后期,上升的空间非常有限。在现在岗位也有些年月了,工作的挑战性减弱,很多工作成了日常的机械性复制,越是如此,对新工作的挑战就越激不起自己的斗志。而且近年来诸多的活动总是形式大于内容,名目繁多而又趋于雷同,多是走过场的摆秀。有时自己花了很大精力去准备,最后的结果却差强人意,巨大的反差也让自己没有了参与的兴趣与动力。

三是身边负能量的不断侵蚀。如果要给自己找个客观因素的话,就是在身边“榜样的力量”不断蚕食之下,发现多做多错多挨批,偷奸耍滑反得利。你去做了,别人不做,他不仅不讲你好,还说风凉话打击你积极性。而且多数情况下,别人不去做也没有什么碍,也就刺激自己“何必吃力不讨好呢”。这些负能量就像岁月的流水,把我要求上进的棱角一点点磨平,不知不觉中变得越来越圆滑、事故。

跨过四十不感,走向五十知天命,处在这个尴尬的年龄,越来越讨人厌的油腻大叔怎样才能活出自我呢?值得自己思考一下了。

题图来自:Pexels 上的 Andrea Piacquadio 拍摄的照片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