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场:荒诞的李诞

近日快速读了本短篇小说集,书名叫《冷场》,作者是位年轻人,叫李诞。自己对他并没什么印象,打开它,只是依稀认得好像博库网推荐过他的书,叫《笑场》。

该书的《序》就让人印象深刻,作者显然对一本书非要有个序言而不以为然,或者有点反感:“写小说成了件需要解释的事”,“我写就为了自己过瘾关你什么事”,更有点你这些读者爱看不看的轻蔑。

让我耳目一新的是作者的写作手法,《木板与木板之间难免有缝隙》和《故事主角总是一男一女》两篇文章,它采用的是男女主人公陈述的方式,构成整个故事,没有第三人称的描述,最绝的是后一篇,出现了“配色”的一段陈述,特别有喜感。

《我拎的到底是什么》和《你拎的到底是什么》构成的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作者却任性地把它分成两篇,内容倒也并不怎么吸收人。有意思的是篇科幻小说《在白光后》,说天空上突然出现的白光,会把一对真心想爱的人收走。故事发生在第一次出现白光的三年之后,对人性的探讨还是比较到位的,如果拍成电影,也许还真有市场。

有一篇能让我侧目的是《现代人标本》,讲某市有个自然博物馆,其中有具现代人的骨架标本,标本捐献者的女儿也来参观,她讲述了捐献过程,捐献本来是本人同意的,但在他回光返照的最后时刻,他显然反悔了:“操!你去给爸叫人,我不捐了!”但女儿没听他的,“他是当晚死的。我没叫人,他活该。”听得让人瘆得慌,但这份真实让人唏嘘。

还有一篇《没有狗在叫》也很精彩,讲一位父亲不顾被绑架的双胞胎儿子死活,拿了东拼西凑借来的二十多万赎金出走了,最后钱被人骗走,只好委身在某个矿区里,虽身无分文,或照看着一群流浪狗。双胞胎儿子成年后,也富庶了,最终找到这位丧尽天良的父亲。本来家人想让他回去享福的,不想最后他还是选择了逃离,逃离前还把那些流浪狗都杀死了。人性善恶,亲情,友情,金钱,一个小短篇,却淋漓尽致。

其他篇目就没有什么看头了,有些很无厘头,有些则莫明其妙,匆匆翻过。不过作者提炼的几句副标题倒是很精辟,也有一些哲理。如:

  • 再错的事情人都能为自己找到借口,我们靠此苟活。
  • 语言是这么不可靠,我们却由着语言决定一切。
  • 生活已经那么难了,生活还能更难。
  • 这样下去没错,可是我不能只要没错啊,我不能光过没错的人生啊。

不过,一本书能让人记得这么多,也就可以了,你说是吧。

另外要题外一句的是,这本书是由韩寒监制【ONE · 一个】出品的,近年来韩寒自己不写书了,倒是开始推新人了,他的 【ONE · 一个】 还是出品了一些好看的书的。

历史上的今天:

冷场:荒诞的李诞》有6个想法

  1. “再错的事情人都能为自己找到借口,我们靠此苟活” 我们总是给自己寻找很多理由,而拒绝改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