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天是9月21日,九月的第三个周六,是“世界骨髓捐献者日”。作为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者,今天是我的节日,和在省红会参加纪念活动的其他生命战士同步,上午我参加了无偿献血。

第五个世界骨髓捐献者日

今天是9月21日,九月的第三个周六,是“世界骨髓捐献者日”。作为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者,今天是我的节日,和在省红会参加纪念活动的其他生命战士同步,上午我参加了无偿献血。

到达荣昌广场的流动献血车固定依靠点,车上已经有多位等待献血的志愿者,看来今天市民献血的热情不错。看到我今天特意穿上的“护送造血干细胞”文化衫时,护士美眉有些惊讶,我解释到:今天是世界骨髓捐献者日,我是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者,特意今天来参加无偿献血,也算是作个纪念。

护士美眉投来赞许的目光,并说到:正好你可以动员一下他们,让他们加入中华骨髓库。看来,献血中心的培训工作比较到位,采血工作人员会主动动员献血者采样入库。不过,已经检验通过准备献血的一位男同志,是第一次献血。通常我们不会动员第一次参加献血的人采样入库,而是在第二次献血时作动员,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献血体验,会更容易接受捐献造血干细胞的行为。

填表,化验,我一切正常,今天适合献血。但后我来的几位,两位是血压偏高,一位是谷丙转氨酶偏高,一位脉搏过速,都没通过初筛,有的是第一次来献血,有的是有多次献血经历的。那位多次献血的,这次是血压偏高,他静坐了好一会,再测仍然偏高,只好悻悻地走了,还带着一位五、六岁的小女孩,是从邻县过来的。后来又上来一位女士,58岁了,多年前曾献过一次血,按规定,护士美眉委婉劝阻了,不是经常献血者,55岁后就不让献了。再上来一位献血者,说是2011年时献过血,看年纪,也有五十岁了吧,又是血压高。还上来一位献血者,看着就是献过血的,他让护士美眉先给他化验,化验不通过,就省得填表了,结束测血压这关就没过。在一个多小时内,上来七、八个人,只有我和前一位小伙子是合格的。

在献血时,旁边一位男同志问我,能不能把我的献血证借他用一下,原来是他奶奶动手术需要用血,医院要求他动员亲戚朋友来献血,要有七、八百毫升的量。前面那位符合献血的小伙子就是他的同学,另有一位亲属,初筛没通过,还联系了一位同学,在上班,要中午时间才能过来。现在国家虽然取消了互助献血,但各地血站用血紧缺现状没有改变,所以还是要求用血的病人家属来互助献血的。

看献血车上护士美眉的态度,并不允许不认识的人相互借用献血证,她们的出发点也是鼓励更多的人来参与无偿献血吧。但看到这位男同志无助的眼神,我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请求。他要包个红包给予经济补偿,被我坚决拒绝了,也谢绝了买点水果表示感谢的好意。借他献血证,完成医院要求的献血量,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损失,对他来讲也算是解了燃眉之急。这个年月,愿意参加无偿献血的人还不是太多,他开口请求亲朋好友来参加献血,会答应来的定是给了很大面子的,但只联系到的三个人中,有一个已经Poss了,可见这也是一件挺为难的事。

他的同学在采血时,为是献200毫升还是300毫升,小纠结了一下。的确,对于第一次献血者来说,这是个心理的坎。护士美眉用日常喝的饮料瓶形象地解释了容量大小,我也现身说法地告诉他,多次献血者一般都是献400毫升,你献300毫升没什么影响,护士美眉也告诉他在献的过程中,有任何不舒服,可以随时停止。他想到自己如果多献一点,就可以让同学少找一个人来献,就同意了。而且在献的过程中,还没什么感觉就完成了,他也挺开心。

其实在四天前,市中心血站就打电话来,问我有否时间去献个血小板,这段时间血小板很紧张,但因人在外地有事赶不过去。这次在献血车上,护士美眉也动员我和那位带着女孩的献血者能去献血小板,说是AB型,A型的血小板很紧缺。

最后用我发在朋友圈的一段话与大家共勉:捐献造血干细胞,挽救一个人的生命;参加无偿献血,有效救助多个人;做一名志愿者,和许多人一起帮助更多的人。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