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呤,叮~呤”,马小虎刚放下的手机又响起消息提示声,是微信有了一条新信息。

咦,是添加新朋友请求。“我是丽丽”,丽丽?不认识呀!看来源,是通过搜索手机号码添加的。想来是朋友,只是自己不记得了,通过!“你好”,马小虎发了条信息过去,对方也回了句“你好”。马小虎没再问,对方也没再言语。

接下来几天,马小虎的朋友圈被这位丽丽霸屏了,全是床上用品的微商广告,其他朋友的信息,只能在广告缝里偶尔找到了。过了一个星期,马小虎实在没法忍受满眼的广告,怀着抱歉的心情,把丽丽屏蔽了。朋友圈又恢复了往日的清朗。

“叮~呤,叮~呤”,哦,也是新朋友请求。“马哥,我是小美”,看来源,是通过搜索QQ号添加的。能叫出我姓名的,那定是老熟人了,通过吧。刚一点“接受”,对方信息马上发了过来:“马哥,近来在哪发财呀?”“有什么投资意向吗?”“最近股市行情看涨,我买了一位大佬推荐的两支股票,三天就赚了五万元。我介绍你认识一下吧。”马小虎一句话没说,对方已经刷了两屏了。马小虎说自己不炒股,也没兴趣,但对方好像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图片,语音,链接,铺天盖地发过来,手机响个不停,过了晚上11点,还在发信息。

第二天,第三天,对方仍没有罢手的迹象,反而越战越勇,似乎不炒股都是天大的罪过一般。到了第五天,马小虎实在没法忍受不停的铃声,怀着遗憾的心情,把小美删除了。微信又恢复了往常的清静。

“叮~呤,叮~呤”,唉,又是新朋友请求。“我是群聊‘月亮岛健康讲座’的大伟”,看来源,是通过群聊添加的。想起来了,是上次培训时组建的群,既然是同仁,还是通过吧。马小虎突然发现多出个“中脉精英群”的群聊来,群友聊天热情非常高,一会儿就99+未读信息。一看,是大伟邀请自己入群的。马小虎对群聊内容不感兴趣,就退群了。

过了一会儿,又多出个“健康益生堂”群聊,也是大伟邀请入群的。马小虎发信息给大伟,让他不要把自己拉进其他群,但大伟没回消息。第二天,又多了个“草根投资大户群”群聊,还是大伟邀请入群的。而且这些群还出奇的活跃,99+的未读信息提示就没消除过。马小虎愤怒了,退出了群聊,把大伟加入了黑名单。微信终于又恢复了以往的清爽。

从此,马小虎再也没有通过新朋友请求,那就是个潘多拉魔盒,让人心悸。只在“确认过眼神, 我遇上对的人”时,才由自己发起添加对方为好友。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