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看中央台的《纪实十分》节日,是从半中间看的,讲述了“拯救黑熊”的故事。
看了以后,我就在想:现在的人环保的意识强多了,这与和谐社会中的“人与自然的和谐”是相一致的。可能是讲解员的缓缓口吻没有激情,没有太 多外加的评述吧,没有太多让我觉得要“为拯救黑熊做点什么”的意思,反而在想,如果熊汁是必要的,活熊取胆至少比杀熊取胆进步了许多,可以少杀多少黑 熊呀,要是能像挤往牛奶一样就再好了。
有朋友在问“活熊取胆,道德不道德?”时,我倒觉得这是个认识和发展的过程,杀熊取胆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事,早在一千年前, 我们的中医师们就用上了他。那里人们根本没想过讲杀一头动物,取出有用的药材是不道德的事,打老虎不是还成英雄吗?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有了更多 的时间去关注除了生存以外的事,比如公益事业,比如环境保护,比如保护动物。这方面外国人比我们更早关注,我觉得与他们的生活水平是有关系的,你看国内很 多这方面的报道中,都可以看到外国友人的身影,而且他们往往是倡导者和推动者。就如这次“拯救黑熊”的发起者是亚洲动物基金的创办人暨执行总监、英帝国勋章获得者谢罗便臣。
黑熊是值得我们拯救的,为什么?也许有人说它是濒临灭绝的动物,也许有人会责问“[活熊取胆]为什么这样对待生命!”但为什么是黑熊呢?在这个世界,每天都有物种在灭绝,每天都有残害动物的 事件在发生,我们都要保护、要拯救吗?显然也是不现实的。
当然从我做起还是能行的,比如不抛弃家养动物(最好是不养),有动物来到家门前就像给乞丐钱一样至少给点饭给它吃,但好像要不要买含这些动 物成份的药我就犯嘀咕了,谁想买药呀,生病了没办法呀。
我挺矛盾,后来听说“国家林业局澄清:活熊取胆虐待现象是个别行为”、替代品已在研究推广中,心也放宽了许多,也许自己不用为此事再伤脑筋 了。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