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办公室的小田打电话给我,说我有一张取款单,让我有空去拿一下。

取款单?我诧异的很,怎么可能,我怎么会有取款单呢?谁会给我汇款呀。

仔细端详手中这张浅绿色的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取款通知单,我终于晃过神来,哦,原来是上次给《东方法苑》的约稿,他们发给我的稿费。按上面的描述,我的那篇文章应该是刊登在《东方法苑》7月刊上了,这我倒要去找来好好收藏一下,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收到稿费,也是我所能想到的,自己的文字第一次出现在正规出版的杂物上,值得纪念。

上次,我参加了由司法部和新华社组织的“新时代最美法律服务人”的评选,并有幸参加了揭晓晚会,参与部局的经验交流座谈会。浙江共有6人参加,当时,司法厅的同志就代《东方法苑》的“研读经典”栏目向我们约稿,要我们结合自己的工作实际,写一篇研读《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的学习体会文章。

不善写作的我,接手这个任务实属为难,拖了两个月,在丁编辑的再三催促下,我是勉强交了差,这其中还让办公室的同事帮我好好斧正了一番。目前还没见到发表出来的文章是什么样子,想来定让丁编辑苦恼了好一阵子:这样的文章怎么能发表呀?

这次的投稿经历,让我深深体会到了写作的艰辛,也让我对笔耕不辍的朋友们多了一份敬意,真是太不容易了。

今年单位组建了多个兴趣协会,我也报名参加了其中的“读书协会”,阅读、朗诵、写作,三位一体。希望与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做些有意思的事情,给自己一点压力,以期有些许的进步,感受读书的快乐。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