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为何拒收“剩女”“剩男”?

2012年07月19日 网海拾贝 暂无评论 阅读 1,930 次

7月15日,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出版发行,新版本增收新词语和其他词语3000多条,删除少量陈旧的词语和词义,共收条目约6.9万余条。

这是继2005年第五版之后,《现代汉语词典》进行的又一次大的修改。新版本紧跟时代步伐,“月光族”、“老鼠仓”、“微博”、“北漂”、“八卦”、“PM2.5”、“纠结”、“山寨”、“宅”、“雷”等流行用语,甚至东北方言“忽悠”等也被收录。

“这些新词、新义像一面广角镜,全方位地折射出社会的深刻变化,富有强烈的时代气息。”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修订主持人江蓝生在今天举行的该词典出版座谈会上如是说。新版《现代汉语词典》增补的“首付、拼车、团购、美甲”等词语,反映了时下某些社会群体的新生活方式;“草根、达人、蚁族、月光族”等准社会身份类名词,直观地反映了一些新的社会群体及其特点。《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还吸收了一些外来词、方言词和港澳台地方词,如源于英语的“晒、粉丝、脱口秀”,源于日语的“刺身、寿司”,来自粤港澳地区的“狗仔队、无厘头”,来自东北方言的“忽悠、嘚瑟”,来自台湾地区的“呛声、力挺、糗”,以及“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ETC(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等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字母词。

第6版词典新增的一些词语的新义和新用法,体现了词义的发展变化。如“被”增加了第六个动词义项“用在动词或名词前,表示情况与事实不符或者是被强加的(含讽刺、戏谑意)”,可以说“被就业”、“被小康”。

《现代汉语词典》的编撰工作开始于1958年,先后印发“试印本”(1960年)、“试用本”(1965年)。1978年12月,第一版正式出版,收录条目5.6万条。1983年1月出版第二版,1996年7月出版第三版。第四版于2002年5月出版,增收新义1200余条。第五版于2005年6月出版,全书收词6.5万条,此次出版的第六版共收条目6.9万多条。印刷400次,发行5000万册。

从改革开放初期的5.6万增加到目前的6.9万条目,经历三十余年,《现代汉语词典》“扩容”1.3万条。

然而记者观察发现,也并不是所有的网络热词都被收进了词典,一些使用频率很高的网友自创词被拒之了门外,比如“神马”,“剩男”、“剩女”等,这是为什么呢?

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播出“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拒收‘剩男剩女’”,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此次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收录了许多大家经常使用的时髦词汇,像“给力”、“雷人”、“宅男”、“宅女”等等,其中不少都来自于网络。然而记者观察发现,也并不是所有的网络热词都被收进了词典,一些使用频率很高的网友自创词被拒之了门外,这是为什么呢?

解说:负责主持第六版修订工作的中国辞书学会会长、社科院研究员江蓝生为我们阐释了此次选词的基本原则,首先是词的通用性原则。

江蓝生(《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修订主持人):“你比方说现在很流行的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巨好看’、‘超爽’,就是类似这些,很生动,但是它适用的范围是在一部分人当中使用,在正式的媒体当中很少出现,特别是像中老年人,根本不用。那么这些词我们认为还是观察一段,如果它将来确实被绝大多数的群众都使用了,我们再给它收进来。”

解说:而一些网络流行的诙谐词语,也并没有因为使用频率高被收录进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之中。

江蓝生:“‘神马’——因为我们有‘什么’这个词,你用‘神马’你只是一种临时的用法,俏皮的用法。作为一个规范的疑问词,疑问代词我们有‘什么’,我们干吗用‘神马’来干扰它呢?‘神马’是个名词,对不对,所以没必要。”

解说:实际上无论是《新华字典》还是《现代汉语词典》作为规范类的工具书,选词通常会滞后于实际语言生活。

江蓝生:“在第五版修订的时候,‘粉丝’这个外来词已经出现了,但是由于它出现的时间还不太久,另外从字面来说‘粉丝’很容易跟食品相混淆,所以觉得还是先不收。但是现在过了这么五、六年以后,全社会都知道‘粉丝’了,所以我们这次就收了。”

解说:而这种相对滞后正是为了有效保证像《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规范类工具书的严谨性。

于殿利(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现代汉语词典》的权威性,《现代汉语词典》等于答案,所以你想想答案要是出了差错,它的消极影响该有多大啊!所以《现代汉语词典》在这方面谨慎性高一点,是对《现代汉语词典》权威性它的品质保证的一个有利的措施。”

解说:尽管如此,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还是最大限度的跟上时代脚步,“宅男”、“宅女”的“宅”,“被代表”的“被”,虽然作为一种新的词意使用时间并不长,但依然被修订专家们收录了进来。

江蓝生:“像‘被小康’,‘被代表’,这也是网民很幽默,开玩笑式的,把这个‘被’字,这个词,给了它一种新的用法。那么现在这种用法可以说非常广泛,因为它能够表达一种特别幽默的、无奈的这样一种感情色彩,所以它有生命力,我们也看好这个词,觉得这个词不会速生速灭的,所以就把它收进来。”

解说:专家表示除了通用性、生命力两个重要指标之外,价值观和社会效果也是《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语言规范类工具书必须考量的标准之一。

江蓝生:“我们对新词新意还有一个价值观的判断,比方说我们收了‘宅男’、‘宅女’,但是我们不收‘剩男’、‘剩女’,对于因种种原因不能够及时结婚的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把他们说成‘剩男’、‘剩女’,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不够尊重人的,所以我们不收。”

解说:由于《现代汉语词典》被广泛运用于各项汉语使用规范的制订及汉语教学,在规范汉语词汇使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对于词语的选择也更为审慎。

江蓝生:“比方说‘同性恋者’互相称‘同志’,‘同志’这个义项我们不是不知道,但是我们不收,至于底下用——你们爱怎么用怎么用,但是作为一部规范性的词典我不收它,就说明我们不想提倡这些东西,不想聚焦这些东西。”

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播出“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拒收‘剩男剩女’”,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此次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收录了许多大家经常使用的时髦词汇,像“给力”、“雷人”、“宅男”、“宅女”等等,其中不少都来自于网络。然而记者观察发现,也并不是所有的网络热词都被收进了词典,一些使用频率很高的网友自创词被拒之了门外,这是为什么呢?

解说:负责主持第六版修订工作的中国辞书学会会长、社科院研究员江蓝生为我们阐释了此次选词的基本原则,首先是词的通用性原则。

江蓝生(《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修订主持人):“你比方说现在很流行的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巨好看’、‘超爽’,就是类似这些,很生动,但是它适用的范围是在一部分人当中使用,在正式的媒体当中很少出现,特别是像中老年人,根本不用。那么这些词我们认为还是观察一段,如果它将来确实被绝大多数的群众都使用了,我们再给它收进来。”

解说:而一些网络流行的诙谐词语,也并没有因为使用频率高被收录进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之中。

江蓝生:“‘神马’——因为我们有‘什么’这个词,你用‘神马’你只是一种临时的用法,俏皮的用法。作为一个规范的疑问词,疑问代词我们有‘什么’,我们干吗用‘神马’来干扰它呢?‘神马’是个名词,对不对,所以没必要。”

解说:实际上无论是《新华字典》还是《现代汉语词典》作为规范类的工具书,选词通常会滞后于实际语言生活。

江蓝生:“在第五版修订的时候,‘粉丝’这个外来词已经出现了,但是由于它出现的时间还不太久,另外从字面来说‘粉丝’很容易跟食品相混淆,所以觉得还是先不收。但是现在过了这么五、六年以后,全社会都知道‘粉丝’了,所以我们这次就收了。”

解说:而这种相对滞后正是为了有效保证像《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规范类工具书的严谨性。

于殿利(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现代汉语词典》的权威性,《现代汉语词典》等于答案,所以你想想答案要是出了差错,它的消极影响该有多大啊!所以《现代汉语词典》在这方面谨慎性高一点,是对《现代汉语词典》权威性它的品质保证的一个有利的措施。”

解说:尽管如此,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还是最大限度的跟上时代脚步,“宅男”、“宅女”的“宅”,“被代表”的“被”,虽然作为一种新的词意使用时间并不长,但依然被修订专家们收录了进来。

江蓝生:“像‘被小康’,‘被代表’,这也是网民很幽默,开玩笑式的,把这个‘被’字,这个词,给了它一种新的用法。那么现在这种用法可以说非常广泛,因为它能够表达一种特别幽默的、无奈的这样一种感情色彩,所以它有生命力,我们也看好这个词,觉得这个词不会速生速灭的,所以就把它收进来。”

解说:专家表示除了通用性、生命力两个重要指标之外,价值观和社会效果也是《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语言规范类工具书必须考量的标准之一。

江蓝生:“我们对新词新意还有一个价值观的判断,比方说我们收了‘宅男’、‘宅女’,但是我们不收‘剩男’、‘剩女’,对于因种种原因不能够及时结婚的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把他们说成‘剩男’、‘剩女’,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不够尊重人的,所以我们不收。”

解说:由于《现代汉语词典》被广泛运用于各项汉语使用规范的制订及汉语教学,在规范汉语词汇使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对于词语的选择也更为审慎。

江蓝生:“比方说‘同性恋者’互相称‘同志’,‘同志’这个义项我们不是不知道,但是我们不收,至于底下用——你们爱怎么用怎么用,但是作为一部规范性的词典我不收它,就说明我们不想提倡这些东西,不想聚焦这些东西。”

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播出“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拒收‘剩男剩女’”,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此次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收录了许多大家经常使用的时髦词汇,像“给力”、“雷人”、“宅男”、“宅女”等等,其中不少都来自于网络。然而记者观察发现,也并不是所有的网络热词都被收进了词典,一些使用频率很高的网友自创词被拒之了门外,这是为什么呢?

解说:负责主持第六版修订工作的中国辞书学会会长、社科院研究员江蓝生为我们阐释了此次选词的基本原则,首先是词的通用性原则。

江蓝生(《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修订主持人):“你比方说现在很流行的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巨好看’、‘超爽’,就是类似这些,很生动,但是它适用的范围是在一部分人当中使用,在正式的媒体当中很少出现,特别是像中老年人,根本不用。那么这些词我们认为还是观察一段,如果它将来确实被绝大多数的群众都使用了,我们再给它收进来。”

解说:而一些网络流行的诙谐词语,也并没有因为使用频率高被收录进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之中。

江蓝生:“‘神马’——因为我们有‘什么’这个词,你用‘神马’你只是一种临时的用法,俏皮的用法。作为一个规范的疑问词,疑问代词我们有‘什么’,我们干吗用‘神马’来干扰它呢?‘神马’是个名词,对不对,所以没必要。”

解说:实际上无论是《新华字典》还是《现代汉语词典》作为规范类的工具书,选词通常会滞后于实际语言生活。

江蓝生:“在第五版修订的时候,‘粉丝’这个外来词已经出现了,但是由于它出现的时间还不太久,另外从字面来说‘粉丝’很容易跟食品相混淆,所以觉得还是先不收。但是现在过了这么五、六年以后,全社会都知道‘粉丝’了,所以我们这次就收了。”

解说:而这种相对滞后正是为了有效保证像《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规范类工具书的严谨性。

于殿利(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现代汉语词典》的权威性,《现代汉语词典》等于答案,所以你想想答案要是出了差错,它的消极影响该有多大啊!所以《现代汉语词典》在这方面谨慎性高一点,是对《现代汉语词典》权威性它的品质保证的一个有利的措施。”

解说:尽管如此,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还是最大限度的跟上时代脚步,“宅男”、“宅女”的“宅”,“被代表”的“被”,虽然作为一种新的词意使用时间并不长,但依然被修订专家们收录了进来。

江蓝生:“像‘被小康’,‘被代表’,这也是网民很幽默,开玩笑式的,把这个‘被’字,这个词,给了它一种新的用法。那么现在这种用法可以说非常广泛,因为它能够表达一种特别幽默的、无奈的这样一种感情色彩,所以它有生命力,我们也看好这个词,觉得这个词不会速生速灭的,所以就把它收进来。”

解说:专家表示除了通用性、生命力两个重要指标之外,价值观和社会效果也是《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语言规范类工具书必须考量的标准之一。

江蓝生:“我们对新词新意还有一个价值观的判断,比方说我们收了‘宅男’、‘宅女’,但是我们不收‘剩男’、‘剩女’,对于因种种原因不能够及时结婚的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把他们说成‘剩男’、‘剩女’,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不够尊重人的,所以我们不收。”

解说:由于《现代汉语词典》被广泛运用于各项汉语使用规范的制订及汉语教学,在规范汉语词汇使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对于词语的选择也更为审慎。

江蓝生:“比方说‘同性恋者’互相称‘同志’,‘同志’这个义项我们不是不知道,但是我们不收,至于底下用——你们爱怎么用怎么用,但是作为一部规范性的词典我不收它,就说明我们不想提倡这些东西,不想聚焦这些东西。”

中央电视台新闻报道播出“新版《现代汉语词典》拒收‘剩男剩女’”,以下为文字实录:

主持人:此次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收录了许多大家经常使用的时髦词汇,像“给力”、“雷人”、“宅男”、“宅女”等等,其中不少都来自于网络。然而记者观察发现,也并不是所有的网络热词都被收进了词典,一些使用频率很高的网友自创词被拒之了门外,这是为什么呢?

解说:负责主持第六版修订工作的中国辞书学会会长、社科院研究员江蓝生为我们阐释了此次选词的基本原则,首先是词的通用性原则。

江蓝生(《现代汉语词典》第六版修订主持人):“你比方说现在很流行的特别是在年轻人当中,‘巨好看’、‘超爽’,就是类似这些,很生动,但是它适用的范围是在一部分人当中使用,在正式的媒体当中很少出现,特别是像中老年人,根本不用。那么这些词我们认为还是观察一段,如果它将来确实被绝大多数的群众都使用了,我们再给它收进来。”

解说:而一些网络流行的诙谐词语,也并没有因为使用频率高被收录进新版《现代汉语词典》之中。

江蓝生:“‘神马’——因为我们有‘什么’这个词,你用‘神马’你只是一种临时的用法,俏皮的用法。作为一个规范的疑问词,疑问代词我们有‘什么’,我们干吗用‘神马’来干扰它呢?‘神马’是个名词,对不对,所以没必要。”

解说:实际上无论是《新华字典》还是《现代汉语词典》作为规范类的工具书,选词通常会滞后于实际语言生活。

江蓝生:“在第五版修订的时候,‘粉丝’这个外来词已经出现了,但是由于它出现的时间还不太久,另外从字面来说‘粉丝’很容易跟食品相混淆,所以觉得还是先不收。但是现在过了这么五、六年以后,全社会都知道‘粉丝’了,所以我们这次就收了。”

解说:而这种相对滞后正是为了有效保证像《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规范类工具书的严谨性。

于殿利(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现代汉语词典》的权威性,《现代汉语词典》等于答案,所以你想想答案要是出了差错,它的消极影响该有多大啊!所以《现代汉语词典》在这方面谨慎性高一点,是对《现代汉语词典》权威性它的品质保证的一个有利的措施。”

解说:尽管如此,第六版《现代汉语词典》还是最大限度的跟上时代脚步,“宅男”、“宅女”的“宅”,“被代表”的“被”,虽然作为一种新的词意使用时间并不长,但依然被修订专家们收录了进来。

江蓝生:“像‘被小康’,‘被代表’,这也是网民很幽默,开玩笑式的,把这个‘被’字,这个词,给了它一种新的用法。那么现在这种用法可以说非常广泛,因为它能够表达一种特别幽默的、无奈的这样一种感情色彩,所以它有生命力,我们也看好这个词,觉得这个词不会速生速灭的,所以就把它收进来。”

解说:专家表示除了通用性、生命力两个重要指标之外,价值观和社会效果也是《现代汉语词典》这样的语言规范类工具书必须考量的标准之一。

江蓝生:“我们对新词新意还有一个价值观的判断,比方说我们收了‘宅男’、‘宅女’,但是我们不收‘剩男’、‘剩女’,对于因种种原因不能够及时结婚的人,他们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把他们说成‘剩男’、‘剩女’,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不够尊重人的,所以我们不收。”

解说:由于《现代汉语词典》被广泛运用于各项汉语使用规范的制订及汉语教学,在规范汉语词汇使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对于词语的选择也更为审慎。

江蓝生:“比方说‘同性恋者’互相称‘同志’,‘同志’这个义项我们不是不知道,但是我们不收,至于底下用——你们爱怎么用怎么用,但是作为一部规范性的词典我不收它,就说明我们不想提倡这些东西,不想聚焦这些东西。”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醒悟的凡灵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Ality 浙ICP备0902083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