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据说是赵本山的小品剧本:手机时代

2006年03月03日 网海拾贝 暂无评论 阅读 2,000 次

据说是赵本山2006年春节晚会的小品!本文转自“东北网”

  剧名:手机时代
  作者:杜兆峰
  表演:赵本山宋丹丹
  地点:东北那旮瘩
  背景:村头一棵大树加一个草垛
  人物:老头赵老蔫儿(以下简称赵)
     老太太宋大丫儿(以下简称宋)
  
  赵:(戴破帽子上)谁说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说老人有手机爱情更精神。
  我一用它有人就煞戏儿,再也不能阻挡我和大丫儿的联系。年轻时吧没这玩意儿,恋爱得让人捎信儿,捎来捎去事儿也捎黄了,我也就成了下午的黄瓜——蔫了。现在好了,通讯工具先进,有事没事儿发条短信儿,给她整点儿带智力陷阱的(按手机):‘我种地你叫我农夫;我喂马你叫我马夫;我拉车你叫我车夫;大冬天我在你房后雪地里一站就是半夜,你说是功夫;现在我是村会计,管帐的,你该叫我啥呢?’
  宋:(上场接)我要上当就成了(当)荡妇!老蔫儿有空就发笑话讲故事还写诗(念)‘月光下狗走窝/村西头寡妇多/没你却寂寞;晨曦中心寥落/甜蜜梦已斑驳/宽宽双人床/没你更荒凉。’我越看你越象色狼,这啥破玩意儿?!
赵:(笑)人老了脸皮却不老,有些话见面不敢说打电话害臊,大丫儿想我又不好意思,就发短信‘捅死你怕见血我心太软;哭死你光闹洪灾你又会狗刨;毒死你假药太多价格又高;电死你正闹电荒,国家提倡节约;笑死你不懂幽默;实在没法子,只有想死你了。’
  宋:同着大伙别整那肉麻的。
  赵:那整点儿笑话,说‘大黑猪死盯着长白猪,长白猪害羞,撒腿就跑,大黑猪狂追。长白猪说:看你这人儿刚认识就。。。。大黑猪忙解释说:我只是想问问你用的减肥霜在哪儿买的。’
  宋:看这年头,猪都开始减肥了。我这儿也有一条:‘城里饭店的小鸡罢工——一会儿让俺陪辣椒,一会儿让俺陪土豆,一会儿又让俺陪蘑菇,今年是鸡年,俺们不再做三陪!’
  赵:三陪有啥!有人为了往上爬,一陪领导搓麻、二陪桑拿、三陪领导想干啥就陪着干啥,这样的三陪干部啥政绩没有却能被提拔。
宋:你说的干部毕竟是少数,更多的都在为人民服务,这个话题有点儿严肃。
  赵:那就整点儿幽默元素,一老农进城卖兔,遇见商场搞内衣酷,见一群女人边走边脱衣服,挺纳闷:这在乡下就是黄色下流,派出所肯定带走,城里的警察却只管瞅。后来,当他看见卫生巾,才顿时醒悟——从城里的创可帖来看,城乡差别还是蛮大的。
宋:(笑)这老头真逗。不过说起这城乡差别来也是,农民工不就经常受歧视。
赵:农民工也是人,上班只要按时出勤,合法权利不能当做空文。假如要是农民都不进城了,那城市成啥样了?
宋:保姆越来越少了,楼房越来越老了,饭店的服务员也都跑了,澡堂里也没人搓澡了,老板给工人的工资也不再是低保了,到那时有人穿戴象农民都成一种时髦了。
  赵:不光要会总结还要善于思考,问:鹰象箭一样扑向兔子,可兔子喊句话,鹰就死了,兔子喊啥了?
  宋:兔子喊‘你走光了,鹰急忙用翅膀紧捂内裤,结果一头摔地上了。’
  赵:你说这鹰都知道害臊,某些演员却故意不戴胸罩,在舞台上又喊又叫乱蹦乱跳,把观众弄得莫名其妙。
宋:那是为了吸引观众的眼球,不用提高演技就可以提高名气,你不懂。
 赵:不提高演技光提高名气结果丢了人气,你说这图啥呢?
  宋:你咋恁老土呢?现在讲究名人效益,只要出了名不管是啥名誉。这条说的好:‘龙虾想成名,机会终于来了,电视台拍广告,台词是:白白嫩嫩,象水晶一样透明。
  龙虾吓一跳问:这不是虾仁吗?导演回答:不就脱一次吗?不脱咋成名呢?’
  赵:我明白了,过去,农作物产量最高的是红薯,现在,医院最赚钱的是美容手术,当今时代,最流行的是人体艺术。
  宋:算你想通了。现代就连作家都用人体写作了,何况演员呢?演艺界不是有这么句话:一脱成名,二脱走红,再脱全球巨星。
  赵:看来啥都没有人的思维方式改得快,大街上驴把车撞坏,如何处理交警也很无奈。
  宋:驴撞车不是事故是行为艺术,象把废弃物捡到广场上堆砌,就不再是垃圾而是现代雕塑,这就是时尚。
  赵:要说时尚应该看看国际动向。(看手机)‘石油价格快要上房了,欧美限制中国的棉纺了,女人的性欲越来越强了,小日本也要入常了,赵本山不演小品去足球场了。’
  宋:日本再猖狂也不可能入常,联合国秘书长不是小泉纯一郎。
  赵:(激动)可日本象吃多春药的二奶,营养过剩、激素过量,军国主义的欲望又在膨胀,耗子美容就为陪猫上炕,狐狸精敢向雄狮逞强,简直是小羊想吃它娘。
  宋:你激动啥呢?这事儿有安南哪!咱还讲笑话——小泉家有只蚊子突然要和汽车赛跑。
  赵:说明小泉服用了兴奋剂,闹得蚊子也跟他一个脾气。
  宋:结果它把灭蚊器当绿灯给撞了。
  赵:城里有只蚊子,扎到一大波胸前猛咬,发现皮肤下面全是硅胶,于是仰天长叹道:绿色食品真是越来越少!
  宋:这蚊子肯定是公的,要不咋跟你们男人一样喜欢骚扰。
  赵:这都是因为女人穿得太少。男女不平等,其实是女人凌驾于男人头顶,比如偷情,男人就是情欲旺盛,女人则是感情冲动,‘八三男人节’已经有人向联合国申请,说明男人的地位有待公平。
宋:你这不是抬杠吗?刚才说蚊子现在是苍蝇‘苍蝇和萤火虫结婚了,萤火虫问:为什么嫁给我?苍蝇回答:这还用问?!节约照明电呗。’
  赵:(笑)你那苍蝇不行,水平太低,也就为节省点儿电费。
  宋:现在是全民共建节约型社会,我这苍蝇知道啥是资源浪费。
  赵:宣传力度挺大的,连苍蝇都觉悟了。看我的,一只苍蝇想嫁个有钱的,条件是有房——欧式别墅的,有车——奔驰、宝马的,存款——八位数以上的。于是,一只蜗牛骑着蟑螂拿着日元就来了。
  宋:要说这我就不该跟你。你没钱!
  赵:你是苍蝇啊?那日元本来就不值钱,又贬值得跟阴钞差不多,你也要啊?
  宋:我不是苍蝇,可人家苍蝇都知道嫁个有钱的,何况我还是大型脯乳动物呢?
  赵:(笑)拉倒吧,就你还想嫁个有钱的呢。
  宋:咋的?我年轻时啥样你最清楚,那身段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性感魔鬼,你第一次见我就直流口水。
  赵:拉倒吧!那时我患面瘫痪,见谁都流口水。
  宋:不管你是否承认,我那时是老骡乡牤牛屯的绝色佳美人,身后一大堆粉丝儿。
  赵:嘿——嘿,大伙不知道,牤牛屯男女老少满打满算才二十一口人,她的粉丝也就隔壁患脑血栓的光棍儿——吴老二,我跟崔永元都说过这事儿。
  宋:你咋不实话实说呢?那吴老二就是因为我才得的脑血栓。
  赵:就算你很迷人,可后来你嫁了不该嫁的人。
  宋:我怀了不该怀的孕,心中充满怨愤,我的身上尽是伤痕,受尽家庭的暴力,却找不到可以解脱的门,我万分悔恨,于是想到跳河自尽。
  赵: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喂王八了,现在都化成鳖精了,哪还能站这儿跟大伙说笑话。
  宋:早知道成为寡妇是必然的,我又何必和他认真。
赵:过去你的人事权是父母的,管理使用是丈夫的,随着你丈夫的辞职,你就被改制了。
  宋:一句话,我是自主经营了。
  赵:可惜权利移交太晚,再看你五官,面部编制已严重超员(满脸褶子),身材负债累累濒临破产,走路不摇三下都不会往前,喉咙时常发炎,原本美丽的声音就连咳嗽都在发喘。
宋:我都成了单身溃族了,可你为啥还苦苦追求呢?
  赵:(认真)俗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儿。咱俩年轻时没能成为结发伴侣。现在,我只想牵着你的手一天天变老。我这里有一首诗,送给你的。
  宋:拉倒吧,你那是洗脚盆洒了——满屋子湿。
  赵:别糟践艺术!这可是正宗现代意识流、浪漫主义朦胧爱情诗,诗味儿浓得象一碗菠菜汤。(大声念)啊——白云/你象盛开的棉花/纯洁得让蓝天流泪。。。。。。
  宋:(打断)俩字,酸!!
  赵:酸啥呀,这又不是醋。
  宋:比醋酸,都啥年龄了还纯洁呢?我这两颗洁白的门牙都是你给我酸掉的。
  赵:你那俩牙是因为机构改革、人事分流,被你的口腔部门优化组合掉的,不怨我。
  宋:你是光说不练。你看现在年轻人求婚,小伙找人多地方一跪,展开写着姑娘名字的标语,手捧鲜花大声喊“我爱你!”再给姑娘戴上一钻戒。你呢?
  赵:我找一没人的地方,在树上写上你的名字,手捧狗尾巴花儿用手机给你发条短信说‘嫁给我吧!我将送你一枚大大的钻戒,碰到脚面知道疼的,掉到地上砸出坑的,落到水里扑通的,戴到手指头上是不可能的。’
宋:你忽悠谁呢?这是钻戒吗?
  赵:这是钻头。你说你,咱都快入土的人了,还跟年轻人比啥呢?
  宋:你没听说年龄分两种?我虽然老了,可心理年龄却很年轻,内心深处还有许多美好的愿望,不是有句话叫‘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嘛?
  赵:那我想上梦想剧场。
  宋:想上梦想剧场只要你有特长。你不是会二人转吗?
  赵:那可是中央电视台。
  宋:CCTV-3综艺频道,主持人老毕,福建人儿。
  赵:怪不得都叫他毕福剑,你认识?
  宋:那当然,老熟人了。你知道导演为啥让他当主持人。
  赵:我咋会知道呢?
  宋:大伙把中央电视台想得太神秘,结果许多优秀的人才没有勇气。现在大家一看见老毕,心想——他那模样和年纪,谁还不跃跃欲试。
  赵:感情是这么回事儿。可人家上过广播学院。
  宋:那你不是上过村广播站?
  赵:这档次,距离也太大。
  宋:大啥啊!你买两张机票咱俩一会儿就到。
  赵:你也想上梦想剧场?
  宋:我是想见赵忠祥。
  赵:(生气)拉倒吧,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啥人呢?不跟你玩了,我走。
  宋:你上哪儿?
  赵:我找倪萍去。
  宋:我给大伙儿说,倪萍是他梦中情人,地球人都知道!

[lol][lol][lol]

标签: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醒悟的凡灵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Ality 浙ICP备0902083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