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拯救黑熊<->活熊取胆

2005年07月21日 心灵随想 评论 1 条 阅读 3,126 次
昨天晚上看中央台的《纪实十分》节日,是从半中间看的,讲述了“拯救黑熊”的故事。
看了以后,我就在想:现在的人环保的意识强多了,这与和谐社会中的“人与自然的和谐”是相一致的。可能是讲解员的缓缓口吻没有激情,没有太 多外加的评述吧,没有太多让我觉得要“为拯救黑熊做点什么”的意思,反而在想,如果熊汁是必要的,活熊取胆至少比杀熊取胆进步了许多,可以少杀多少黑 熊呀,要是能像挤往牛奶一样就再好了。
有朋友在问“活熊取胆,道德不道德?”时,我倒觉得这是个认识和发展的过程,杀熊取胆也不是今天才有的事,早在一千年前, 我们的中医师们就用上了他。那里人们根本没想过讲杀一头动物,取出有用的药材是不道德的事,打老虎不是还成英雄吗?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有了更多 的时间去关注除了生存以外的事,比如公益事业,比如环境保护,比如保护动物。这方面外国人比我们更早关注,我觉得与他们的生活水平是有关系的,你看国内很 多这方面的报道中,都可以看到外国友人的身影,而且他们往往是倡导者和推动者。就如这次“拯救黑熊”的发起者是亚洲动物基金的创办人暨执行总监、英帝国勋章获得者谢罗便臣。
黑熊是值得我们拯救的,为什么?也许有人说它是濒临灭绝的动物,也许有人会责问“[活熊取胆]为什么这样对待生命!”但为什么是黑熊呢?在这个世界,每天都有物种在灭绝,每天都有残害动物的 事件在发生,我们都要保护、要拯救吗?显然也是不现实的。
当然从我做起还是能行的,比如不抛弃家养动物(最好是不养),有动物来到家门前就像给乞丐钱一样至少给点饭给它吃,但好像要不要买含这些动 物成份的药我就犯嘀咕了,谁想买药呀,生病了没办法呀。
我挺矛盾,后来听说“国家林业局澄清:活熊取胆虐待现象是个别行为”、替代品已在研究推广中,心也放宽了许多,也许自己不用为此事再伤脑筋 了。
标签:

1 条留言  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DANIEL

    残害、虐待动物已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希望反对保护动物的朋友多多了解一下动物的悲惨生活–看看下面的内容,大家一起为动物想想办法.
    【转贴】震憾人心:取胆母熊含泪杀死小熊!

      受朋友之托,替他管理几天“熊庄”,那是位于市西北部山脚下一所隐蔽的别墅,也是朋友养熊的庄园。
            
      是夜,五更时分,我在小楼里展转难寐。山风不断送入一阵阵恐怖的叫声,像一声声悲泣,既痛苦又绝望。恰在此时,我仿佛听到门上有轻轻的动静,“咯吱,咯吱”,同时还伴着粗重的呼吸。我猛一翻身坐了起来,随手拉开了灯:“谁?”没有任何回答,沉寂得煞是怕人。我伸手抓起一把扫帚,轻轻走到门边,猛地拉开了房门。哈,门外蜷缩着一只小熊,它胖胖的身躯蜷作一团,毛烘烘的鬓发柔软地蓬松着。它怯怯地望着我,发出近乎谄媚的喏喏叫声,“熊熊,来,来啊,”我张开手,小熊摇摇摆摆地爬到我面前,小掌搭在我身上,用那温暖的舌头舔着我的手,柔软极了。突然,一阵喧哗声从外面传来,小熊眼神一怔,敏捷地钻到了床下面。很快,传来敲门声,我拉开门问道:“什么事啊?”“熊房刚跑了只小熊,没来打扰先生吧?”“哦,有啊,在这呢。”
    我指着小熊躲藏的地方。他们俯下身,一把就抓住了它,粗暴地从里面用里地往外拖着,他们把四只熊腿对足绑定,用一只粗长的棍子穿起来抬走了。小熊在离开房门时,那仰着的头颅弯过来无助地望了我一眼,那是企求可怜目光。

    天亮后,带班的老张说领我去熊房看看。来到一个有几千平方米的高大建筑里,里面很空旷,平放着六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只萎靡的黑熊。奇怪的是它们身上都箍着一个明晃晃的像兜肚的东西。老张告诉我,“这是取胆汁用的,现在的熊胆汁价格是每克300元。”他带我来到第一个笼子跟前,打手势告诉我:“采胆汁开始了。”我看见两个彪悍的工人麻利地左右绑好熊躯,在那刚兜肚两侧各拉起一条粗大的绳子,经过一个特制的滑轮,齐喊了声“嗨-”只见熊身上的钢兜肚渐渐地收缩着收缩着。突然,熊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喊:“呜-”那简直不是吼叫啊,那是变了形状的凄哭,之间他拼命仰着头痛苦地瞪圆了眼睛,四个粗大的掌子在有限的空间蹬抓着地面,发出“滋拉,滋拉”地刺耳声响,瞬间,那腹下的钢管里“滴答,滴答”地流出了碧绿色的液体。操作工人又慢慢松开绳子,接着拉起下一个回合,又是一个声嘶力竭的泣叫。我看到熊的眼泪瞬时淌下来,它竟然也像人一样咬紧了牙齿,躬起了身体去承受着无休止的痛苦。好悲惨的一幕啊,我不忍再看,扭头走开了。此时,我才明白,夜里那些悲叫是这些带着伤痛的熊,在难挨的暮色里发出的呻吟啊。

      老张跟我到门口,我声音颤抖的质问他:“你们还有人性么?它们可都是生命啊!”老张淡淡地说道:“没办法,我们干的就是这样的活啊。”情绪稍定,我无奈地问他:“多长时间采一次胆汁?”他回答道:“那要看情况了,胆汁多的一天两次,少的最迟两天要一次,一般一个熊年产胆粉2000克,可以采10年。”我的心战栗了,一天两次,10年,这是个什么样的魔鬼数字啊,也就是说,这样欲死的折磨每天都要进行两次,要在这样欲生不能的刑法里忍受10年,7200次剜心剔骨啊。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熬啊,纵是人的坚强生命力,也肯定难以坚持下来,我的心痛痛的。

    我提出要回去。老张说:“一会要对小熊手术,这个关键时刻你可不能走,你代表刘总,你走了,出了事谁能负得去这个责任!”我只好跟他又回到了熊房。在他招呼下,四个彪悍的工人围拢到了小熊跟前,用铁链子紧紧地捆绑起那只小熊。小熊惊恐地望着大家,当它的眼神看到我时,顿时一亮,渴求地望着我。我的眼睛湿润了,此时,它竟然“扑通”一声向我跪了下来,是四个蹄子同时跪下…老张摆摆手,命令开始手术,小熊失望地朝着屋顶,放声大哭“呜-”那声音惨极了,失望极了,是我在这个世界上从未听过的震撼心灵的呼喊,它简直就是用人类的语言呼喊出来的一个“妈”字,就连那些刽子手般的工人也为之一震。就在此时,一个异常震撼的情景出现了,只见笼子里的一只大熊嘶叫了一声,竟然用那巨掌一点点地撑开了拇指般粗的铁笼子,蹦了出来。吓得那些工人四下逃窜,我顿时呆住了,脚下像生了铅,一步也移动不得。可大熊没有理会我的存在,飞快地蹦到了小熊的跟前,用那笨拙的巨掌去解那粗粗的链子,可怎么也解不开,它只好亲吻着小熊,勉强地把它依偎在自己的怀里,用舌头慈爱地舔去小熊严重的泪水,哼哼叫着去抚慰自己亲爱的孩子。小熊也像在连连叫着妈妈,“呜呜”地呜咽着,求妈妈救救自己。

      突然,大熊狂叫着,用自己的巨掌狠狠地掐住小熊的脖子,吼叫着用尽力气掐着,掐着……直到小熊的身体软绵绵地倒下来,它才松开了自己的巨掌,它看着已经死去的孩子,它呜咽着。哀鸣着,仿佛在喊:“孩子啊,妈妈救不了你,但你再不会去受罪了,妈妈对不起你啊-”它先是撕咬着自己的毛发,接着一把拽下了身上的钢兜肚,那钢管带着半个胆囊飞了出来,肚子上的毛皮顿时被鲜血染红了,汩汩的流淌着殷红的赤丹。只见它大叫一声,疯了似的向墙壁撞去,“砰-”墙壁轰然倒塌了。我麻木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出这个残酷的熊房的。       
            
      整整一天,我脑海里都是那些悲惨的一幕。我在心中自问:熊妈妈的举动是母爱?我想是的,是一种无奈的母爱。在此时此地,它没有能力帮助孩子解脱那10年地狱般的痛苦,无奈之下,只有把创造了的爱毁掉,再去冥冥之中陪伴它,寻觅它,惟有如此啊!
    ——-
    [请转发]发表于 2008-10-07 18:07:10
    类别:人性与道德动物保护:动物保护立法迫在眉睫

      记者/李罡

      尚无禁止虐待动物法。我国法律何时为保护动物立法?世界100多个国家已有《禁止虐待动物法》,目前我国还是空白。
      ■黑熊动物园遭劫难小狗微波炉内受熬煎
      ■数万宠物狗没了声带被剥夺发声权
      ■熊场内活熊被取胆老虎牙愣被拔下来
      核心提示
      作为干了十几年新闻的一个老记者,自认为这是写得最沉重、最心碎的一篇稿子。因为我面对的是一群不会讲话、在强大的人类面前显得那样可怜和弱势的动物。被硫酸泼面的黑熊在地上翻滚的情景历历在目,被拔光牙齿的老虎的哀鸣令天地动容……如果没有更新的人类起源说,我们曾经是它们中的一员,动物的基因是后来被我们称作智慧的最初起源,动物的骨架、肌肉,为我们手脚分工、直立行走提供了可能……而当人类成了这个世界上的强者,我们是不是就有权去目空一切地对待动物?
      动物是人类的朋友,地球是动物和人类共同的家园。这句一直被我们当做口号的口号,这些天听起来相信很多人心里都别有一番滋味。因为短短几周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事实,让我们为那些不会说话的动物落泪、心碎的同时,更提醒了我们该为动物们做些什么?
      ■残害、虐待动物已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激发记者要做这样一期“法制专题”的触点,是发生在北京的伤熊案,是上周广州《新快报》的一则消息:羊城数万宠物狗被实施“忍气吞声术”残忍地割去了声带。然而,当记者在对每天都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残害、虐待动物的行为进行了一些调查后却发现,这些案例只是成千上万的动物被虐待、受残害的冰山一角,那些被人视为“刑罚”甚至“酷刑”的做法,几乎时刻都被熟视无睹地施加在那些不会说话、不会反抗的动物身上,我们对动物的残害、虐待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活熊取胆惨叫之声令人毛骨悚然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驻中国代表葛芮女士,前两年曾经参加帮助中国建立黑熊救助中心的工作,解救那些被熊场用作提取胆汁而常年囚禁的黑熊。一次解救行动中,当她们打开关熊的铁笼,看到一只被关了13年的黑熊从笼子里蹒跚爬出来,全然不知草地山林为何物,战战兢兢不敢迈脚的情形,一行人无不泪如雨下。自然之友成员、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教授莽萍女士告诉记者:所谓活熊取胆就是直接把一段钢管植入活熊的胆囊,定时抽取熊的胆汁,其疼痛之感相当于人在胆囊炎发作时的疼痛。植入的钢管本身也会引起发炎、疼痛。为了防止熊抓挠植入的导管,熊场就给熊各种限制,使其不能活动或者不能触到导管。抽取胆汁时,疼痛和恐惧往往令熊惨叫不止。很多熊场的熊,几年、十几年就是在这种死去活来的折磨中度过一生。
      注水猪大部分被活活撑死宰杀后取出的猪胃有10公斤重
      莽萍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还介绍说:多年来人们一直从保护消费者利益和人的健康的角度谴责制造注水鸡、猪等的黑心行为,但是却没有人从动物的角度想一想、看一看这些为人们所利用的动物在死前的痛苦。中央电视台曾对广东的生猪注水现象曝过光。
      从电视镜头中可以看到那是怎样的残忍:几个壮汉强行按住一口猪,硬掰开猪嘴,把直径六七厘米的粗管子塞到猪嘴里,直到腭喉部,然后再强行加压,生生往猪的体内灌进四五大盆黄稀汤样的所谓饲料。这一过程是在猪拼命惨叫和挣扎中完成的。
      被灌注后的活猪一个个肚子像个大球,腿脚哆嗦、站立不稳,显出极度痛苦的样子。注水后的生猪被扔上运输车,嘴里流着黄汤、东倒西歪、奄奄一息。生猪在送进屠宰场之前要经过四五次这样的折磨,注过水的猪运到屠宰场后不到一小时就大半死亡。屠宰后,把猪的胃取出来一看,已有一个篮球大小,重约10公斤。这还是经过倒流、吸收后的情况。大部分猪是被活活撑死的。一只一斤左右的鸡或鳖,有可能要被注进相当于其体重的水。小小的生命在人的摧残下求生不能、求死不行!
      实验动物被活着剖腹切割残害动物成了某些教学的必修课
      动物园伤熊案,作案者的理由是做实验,看看熊的嗅觉灵不灵。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以实验作为理由残害、虐待动物的行为,除去那些爱护动物的人又有谁注意过呢?莽萍副教授为我们收集了这样一些习以为常的实验场景:现行中学生物课课本上很轻易的写到,“取一只活青蛙,剖开它的体腔,看看它的内部构造……”在老师的指导下,每个同学都在实验课上,拿着刀子把一只活青蛙或小兔子生生的开胸剖肚,看看它的神经跳动、心脏的位置,血怎样往出流、怎样颤抖等等。这样的课程并不在意一个个活生生的小生命怎样痛楚万状地在学生手里死去。莽教授说:对这种以科学实验的名义残害动物的行为,应该加以反省了。这不是说不能用动物进行必要的实验,而是反对现实中大量重复的和不必要的动物实验。某些残酷的动物实验对培养学生的心灵没有益处。
      驯兽团老虎被拔牙断甲马戏团东北虎累死后台
      畜牧动物、实验动物、家养动物受到残害、虐待的案例已经让人痛心不已,早已被列入国家《野生动物保护法》而明令保护的动物命运又怎样呢?据上周的河南《大河报》报道:连日来在河南开封汴京公园内,有一个来自安徽的驯兽团近一个多月来一直用非常残忍的手段,让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为游人表演,每次表演都是几名男青年手持铁棍上场,参加表演的老虎、狮子、黑熊等稍不听话,场上的男青年举棍就打,动物们被打得惨叫、哀嚎,令观看者都胆战心惊。最为可恶的是这些连一点驯兽常识都没有的人,为了不让动物们反抗,竟然将老虎、狮子的牙齿、指甲全部拔掉或打断,被拔掉牙齿的老虎口腔、嘴角溃烂、化脓,惨不忍睹。其中一只仅四个月的小虎也难逃拔齿、断甲的命运。
      发生在河南开封的国家级保护动物受残害事件也让人气愤不已,3月29日在浙江慈溪开庭审理的5岁东北虎“雷雷”被驯兽团活活累死的案例更让人触目惊心。5岁的“雷雷”由于会表演、通人性,被虎贩子三次倒卖,先后在动物园、驯兽团供游人参观、拍照,参加驯兽表演。其主人为了赚钱,常年累月不让“雷雷”休息,稍有不从便棍棒加身。直到“雷雷”在走穴表演中被活活累死。据现场的目击者说:“雷雷”死时眼框里还挂着眼泪。
      记者几乎是流着眼泪给读者们列举出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动物被虐待的少数几个案例。现实中类似或是更残酷地虐待、残害动物的案例还有多少?只要稍加留意,每个人都能看到。
      ■世界上100多个国家已有反虐待动物法案
      我国还是空白
      伤熊事件发生后,关于犯罪嫌疑人有罪还是无罪的争论一直持续至今。其中反映最多的是在适用法律上的尴尬和立法问题亟待解决。记者在一个有关伤熊案的刑法专家研讨会上了解到,按照我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狗熊应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是受保护的范畴。但是该法中没有明确规定在动物园繁殖的狗熊算不算野生动物,另外该法中只规定了“非法猎捕、杀害野生动物”该定何罪,对故意伤害野生动物该如何处理没有明确的条文。这就让人们对犯罪嫌疑人该不该被定罪的问题产生了分歧。虽然后来有些法律专家提出可以按《刑法》第275条“故意毁坏财物罪”论处,但是动物保护专家们认为,动物毕竟不同于一般的财物,它们有感觉能力,伤害它们要比毁坏一般财物严重得多。而用财物的概念解释活生生的动物,对动物也不公平。
      据了解,本文上面提到的河南开封正在发生的驯兽团残害老虎、狮子等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的行为,也曾被当地市民举报到动物保护站,但由于没有具体的法律条文为依据,保护站的同志也只能看着伤害动物的人为所欲为。
      国家级保护动物的命运尚且如此,家养动物、畜牧动物、实验动物受残害、被虐待的情形就更是可想而知。因此国内动物保护专家和环保、法律界有关人士呼吁,我国应尽快出台禁止虐待动物法案。对此,多年来一直从事我国动物生存状态和受虐待状况调查研究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副教授莽萍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说:一个文明的国家应该为保护动物不受虐待而设立人道的法律。她认为,任意折磨和人一样有感觉能力的动物,让它们处于疼痛难忍的状态,慢慢地死亡,是一种不道德行为,也应该是一种违法行为。反虐待动物法案关涉的对象,应该既包括野生动物,也包括家养动物。
      据莽教授介绍,目前世界上已经有100多个国家出台了有关反虐待动物的法案。早在19世纪初,英国就有人提出禁止虐待马、猪、牛、羊等动物的法案。虽然当时这项提案没有被下议院通过,还被有些人嘲笑,但是到1822年,世界上第一个反对虐待动物法案还是在英国首先出台。随后,法国也在1850年通过了反虐待动物法案,爱尔兰、德国、奥地利、比利时、荷兰等欧洲国家也相继出台了反虐待动物的法案。1866年美国驻俄公使伯格回到纽约后开始呼吁反对虐待动物。驻俄期间他曾目睹马被马夫毒打而痛苦万分,伯格认为残酷地对待活着的动物,会使人道德堕落,一个民族不能阻止其成员残酷地对待动物,也将面临危及自身和文明衰落的危险。在他的努力下,美国迅速成立了“禁止虐待动物协会”,并迅速通过了“反虐待动物法案”。截至目前,包括一些非洲国家在内的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出台了反虐待动物法案,我国的香港、台湾也有这方面的法案。
      莽教授说:中国目前的状况十分需要尽快制定有关禁止虐待动物方面的法律,虽然仅靠一部法律还不能全部解决人和动物的关系问题,但是这样的法律至少能解决一部分动物受残害的现实问题。另外,法律不仅有惩罚犯罪的功能,还有引导人心的功能。在北京市小动物协会主办的《宠物·生活》刊物上,记者看到这样一则国外对虐待小动物行为进行惩治的报道:美国KPBI调频节目播音员史蒂文·米德,为了看一只小鸡是否会飞,将其从3楼阳台扔下并做现场报道,导致小鸡的腿、脚受伤。他被陪审团以“残忍虐待小动物罪”判罚18个月监禁、5000美元罚款。

    已经发给白岩松的《两会信箱》,原稿如下。请你转发人大、政府有关部门、各级各地媒体,
    或修改后以你的名义发出。
    关注两会强烈要求禁止宰杀猫狗!立法保护小动物!——北京 天天等

    “关心动物是一个人真正有教养的标志;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越高,其道德关怀的范围就越宽广”。
    ——达尔文

    猫和狗是最亲近人最依赖人的小动物,他们和人类同甘共苦朝夕相处达数千年之久,人类生活中始终有他们可爱的身影,现在许多国家和地区的人民都把猫和狗视为家庭伴侣和亲密的朋友,并用庄严的法律保证他们的天赋权利。
    但是在我国,在物质文明突飞猛进的同时精神文明建设和道德修养却相形见绌,遗弃、虐待和伤害猫狗及其他小动物的丑恶事件不断发生,更有甚者一些人和企业竟把猫狗当作食品和皮草原料,有组织有系统成规模不间断地滥捕滥杀,其手段之残忍触目惊心,场面之血腥令人发指,影响之恶劣足令国家形象和海外游子蒙羞。
    猫狗何辜竟遭如此灭顶之灾!
    礼仪之邦岂可伤天害理对伴侣动物谋财害命!
    痛心疾首强烈要求
    1、立即颁布禁杀令,坚决制止宰杀猫狗的野蛮行为!
    2、下达政令,禁止遗弃、虐待和伤害猫狗及其他小动物!
    3、立法保护动物福利!
    ——-
    【请转发】 活剥狐皮
    香港明报报道,台湾动物社会研究会昨天与瑞士动物保护协会、英国社会发展促进动物福利联盟、国际关怀自然组织等国际团体,共同召开「国际反皮草行动」记者会,现场并播放环保团体在中国河北最大的皮草集散市场上,所拍摄到许多惨绝人寰、虐待动物的录影带。
    从录影带画面可以看到,狐狸、浣熊被人用木棍、铁棍敲击头部,或抓住尾部整只举起往地下重摔,剥皮过程中,浣熊和狐狸仍不断哀嚎、挣扎,鲜血四溅,直到全身毛皮剥光,血肉模糊之后还有呼吸、心跳、眼睛不断眨动流泪,甚至还挣扎抬起头来,回看自己的身体。而水貂一般则是在笼子内抓住后,直接扭断其颈部,然后再拖出来剥皮。在中国的皮草集散市场上,屠宰者会先以木棍敲击狐狸与浣熊头部,或是抓住动物的尾部将整只动物举起来后,将头朝下重重往地上摔。这些动物往往不会立刻断气或昏厥,而屠宰者还是会继续活剥牠们的皮, 他们先在刀从动物尾巴划出一个开口,拿斧头斩下动物的脚,然后将动物倒挂在铁勾上剥皮。
    此外亦可看到在恶劣的人工饲养环境下,这些生性敏感、好动,且行踪隐匿的毛皮动物,几乎都处于两种极端的「病态」,不是有严重的「刻板行为」--不断绕圈打转、摇头晃脑等;要不就是严重的「绝望瘫痪」--因单调、无聊、无助而「动也不动」。一般而言,狐狸从出生到被宰杀都被关在大约90
    x 70 x 60公分的铁笼里,四周网目大约3.5 x 4公分。成排铁笼离地高约50到60公分,所有的排泄物都堆积在笼子底下,每个铁笼关约2到3只狐狸。育种母狐单只饲养,其铁笼连接产房,大小相当。最右图的狐狸,因被关在窄小的笼舍中,导致双脚变形弯曲。
    为了抵抗严寒,毛皮是动物身体自然的一部份,如今却成为许多「高级」时尚名人的奢侈品。人们穿戴皮草,并非维持生命所必须,在炫耀财富、奢华与美丽的同时,却促成惨绝人寰的动物杀戮。
    —–

    人类无论怎样虐待动物,动物也不会说话,比如猪羊,世世代代被人宰杀,他们其实很惨的.人类真该发自良心地善待他们,立法保护他们,最好发明人造肉来取代屠宰他们.我过去也杀害过动物,如今我悔改了,希望大家发发慈悲吧.
    强烈抗议惨无人道对待动物!!!如果残害动物的人自己尝尝这些苦头,有什么感受???希望大家的良心能发现要善待生命.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醒悟的凡灵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Ality 浙ICP备0902083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