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说旅游

2009年07月29日 心灵随想 暂无评论 阅读 1,875 次

  前两天随团到山西、北京转了一下,浏览了几个著名的景点,对旅游上的行车、转站有了更深的体会。

  我们是从杭州出发的,一进萧山国际机场,那块大屏幕就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飞机延误三十分钟。到了太原,已经很迟了,连当地朋友招待的满一桌好菜都浪费了。

  第二天直上佛教胜地五台山,一路过去,4个多小时的颠簸,路上连个像样的厕所都没有,我们男同志还可以直接给大自然灌溉施肥,可苦了女同志们,那厕所脏的连脚都没办法放。在山西,我听到了"唱歌"一词,优美地替代了我们的"内急"之语。

  五台山游玩结束,我们竟然原来折回去下一个景点"乔家大院",路过太原后,直奔平遥古城,这一路,又是5个多小时在汽车上。出古城看晋祠,完了后,我们要赶回太原做火车到北京,又是近两个小时的路程,旅游参观的时间和坐车的时间相比,远远还是坐车久,坐的人是晕头转向。

  有位朋友总结的很有意思,说旅游就是:"上车睡觉,下车撒尿,旅游结束,什么都不知道。"

  从太原到北京,我们乘坐动车组,可让我这个乡下人惊讶的是,这个向来以准点著称的头文字D火车,又把我们好好教育了一顿。一开始,车站抱火车晚点10分钟,我是惊讶:"动车组也会晚点的呀?"到晚点20分钟,有点不耐烦;到晚点30分钟,我反倒有点坦然了。当火车站广播说要晚点60分钟时,人群开始骚动了,有些人转去改签或退票了。

  但当电子屏幕显示"开始检票"后,人们还是接受了晚点1个小时的结果。忽然,电子屏幕又跳出晚点70分钟的信息时,候车室里人愤怒了,有人怪叫。确实,人们不是愤怒晚点,而是感到自己被车站耍了。但好在过了5分钟,又开始检票了,愤怒、骚动都随追逐的上车消失了。

  火车到北京已经晚上9点多,再赶到四环外,奥运村附近的酒店,已经11点多钟了。

  第二天上午,我们参观了建筑杰作鸟巢和水立方,在天安门广场转了一圈,拍了几张照片,不肯有丝毫怠慢地,2点半我们就急忙忙奔去首都机场,飞机是下午4点45分的。

  行李搬运、安检结束,总算没延误。可到了候机室,我们还在庆幸没看到飞机晚上的消息,可时间一点点过去,就是不见检票登机。到真正登机,已经延迟了半个小时,我们到达萧山国际机场时,的确延误了25分钟,但飞机上并没有听到就飞机误点的道歉。我们去时的飞机误点,一上飞机,乘务员就真诚道歉了。

  我又听到一句经典的话:"海南航空的飞机,没有一次不误点的。"

  旅游的记忆,留给人最深刻的,竟然不是美丽的风景,或精美的艺术,或美味的特产,而是这些令人不快的机、车之苦。幸好,我们都带了相机,我们还可从那些精彩的瞬间,再体会下滑去的旅游体验。

  附一张第一次从飞机上拍到的云朵的照片,太美了。

标签: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醒悟的凡灵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Ality 浙ICP备09020836号

用户登录

分享到: